<address id="cr75b"></address>

        <sub id="cr75b"></sub>
        <th id="cr75b"></th>

            <em id="cr75b"><tr id="cr75b"></tr></em>
            <dl id="cr75b"><menu id="cr75b"></menu></dl>
            <em id="cr75b"></em>

            <dl id="cr75b"></dl>

            首页>>文 学  

            纸上情怀

            黄静泉

            ——解读梁屹和他的画作


            2018-10-03 来源: 文体发展中心
            【字号  我要打印 我要?#26469;?/a>】
              梁屹是谁? 
              梁屹是身居大同煤矿的一个画家,他在外面的名气要比在大同煤矿大,在国外的名气要比在国内大,这是因为,他的画,已经插上?#19978;?#30340;翅膀?#19978;?#20102;远方,而画家本人,却?#26469;?#28145;居,从不张扬。
              也许他奢望孤独,所以他总是沉浸在孤独之中,任凭自己的想象在寂寞辽阔的艺术海洋里奔腾汹涌。在孤独的世界里,他能够看到一波伏下一波又起的汹涌波涛,他能够听到繁华世界里从来没有的天籁之音,他为此而心情激动,挥动艺术之笔,风来风去一般在画纸上行云流水,电闪雷鸣,有时又深沉漫步,抑或轻歌曼舞。那纸上,便打开了一个画家的内心世界——画家给我们打开的那个世界,正是我们所热爱的太阳和月亮,正是我们所熟悉的山脉与河流,?#27604;?#20063;是我们所不能回避的痛苦与快乐......大概就是为了这些,或者更多,他在数十年中,始终都沉浸在孤独之中,他让他的朋友和周围的人很少能够看到,甚至是他的家人,也同样是很少能够看到他,他把自己关闭在画室里,不受任何事物打扰,不被任何东西诱惑,潜心作画。在他的画室里,簇拥着的芦花怒放的芦苇丛及古代的石器,留住了古老岁月,留住了日?#21360;?#36824;有花花绿绿的手工制品悬挂在一支丫?#38745;?#21449;的树枝上,象征着现实枯萎而理想不灭,分明是烘托出了一个红火热闹的农村生活。而一个个画架上的生活景象和理想景象,正发出声音,放射光彩,流动着气味......这样看来,他的画室里又不乏秀丽山水和繁华红尘。隔开墙边一隅,竖起一面年久陈旧的雕花?#20037;牛?#22914;同一户农家小屋,画家在里面睡觉。这就是那间一百平米画室的大致轮廓。这个轮廓,是一个风物万千的浓缩世界,梁屹在里面隐居作画。
              没有人能知道他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睡觉,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工作。在这个浮躁不安的世界上,大概也只有梁屹,才能独避人间繁华而沉浸在寂寞的绘画事业中,他的这个事业里,就有了一种禅意。
              有时候,他觉得肚子饿了,该出去吃饭了,可他出去的时候,常常又是饭店关门的时候。有时候,整个一天已经过去,他只能煮一袋方便面,或者熬一点稀粥。他没有一天三顿饭的规矩,因为他的吃饭,是要附属于绘画的。也就是说,画得满意了,画出一个段落了,他才会想起吃饭的事情,才会觉得自己应该吃饭了。那是一种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修行生活。有时候,当黑夜?#37027;?#38477;临,画室里会?#40644;?#28422;黑,但他却不开灯,而是点起一支蜡烛,默默地坐着,悄无声息地陪伴着蜡烛,正所谓晨钟暮鼓,青灯黄卷。那时候,他是在修行,还是在酝酿着绘画的冲动?或者是,有更多的东西正在他的脑海里和心胸里翻滚动荡?他那么安静,安静得犹如一座思想者的雕像。这时候,是不是暗淡摇曳的烛光,会让他找到更明亮的世界?是不是寂静与黑暗,会让他的思想走得更远?或者是,他什么都没有想,什么都不要选择,他只是画画画累了,想要休息一下。
              这就是梁屹。
              梁屹的画室里没有电视,他不看电?#21360;?#20284;乎是,他要以果断的意志,切断他与现代的种?#33267;?#31995;,他要回到他应?#27809;?#21040;的一个地方去,他要用他的天才和能力,?#19995;?#20986;一个他自己认为是最理想的世界,他要在那个世界里尽情享受他的快乐与痛苦,甚至是狂想与愤怒。但是,他不是一个完全不食人间烟火的人,他有一台很小的、便于携带的半导体收音机,他有时会打开那个小小的收音机,收听一下来自世界各地的声音。他会把那些不同的声音,画到纸上。画能有声音吗?画是能有声音的,画的声音,常常会呈现在梁屹的画上。
              梁屹算是那种高大的男人,他两肩宽挺,身材魁梧,穿着随便,不修边幅。有时候在褂子下边,会露出一圈白背心,看上去不整洁,不打扮。他不留发,是光头,?#35753;?#21892;目,有点和尚意境。
              这便是画家的一个肖像。
              大同煤矿地处塞北高原。大同煤矿的山,不像南方的山,山上没有树,是秃山。山体裸露出刀砍斧劈一样的岩石,一如巨兽裸露出的骨架。那样的山,有狰狞之气,有坚强与坚韧的骨气在里边。也许正是这?#20013;?#27985;苍茫的气势,造就了一个地区的?#21496;?#26377;着一种铁骨铮铮的坚硬性格。梁屹就出生在那样的山区里。
              梁屹家,世居山村。山村背后是裸露着岩石的灰色山峦,有几分倔强,有几分苍莽。
              1963年,梁屹出生在大同?#24515;?#37066;区丰子涧乡丰子涧村。祖上世?#26469;?#20195;是农民,没有奇特的故事。他的母亲,是一个小脚女人,就是那种三寸金莲。这是一个清秀勤俭的女人,这个女人,没有文化,甚?#20142;?#38065;都不认识,但她是一个传统的中国女性,是一个相夫教子的贤妻良?#28014;?#22905;一生养了六个孩子,总是勤勤恳?#19994;?#25171;理家务,孩子们的穿戴,都是她一针一线亲手纳做,她的指关节都累得变形了,变得像核?#25671;?#22905;没有文化,但她却是一个超常的尊重文化的人。平时,她会捡拾起一些有字的纸和有画的纸,把那些纸保管起来,?#24576;?#19981;烧不扔,她认为它们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尽管她不认识它们,但她敬重它们。冥冥中,她是那么敬畏文化,那种对文化的内心虔诚,不亚于一个佛教徒对佛祖的虔?#31232;?#27597;亲,总是孩子们的第一个老师,母亲的一言一行,将在孩子们的一生中反复出现,影响着孩子们的整个人生。梁屹对母亲的记忆非常真切,那种清秀持家,艰苦耐劳,坚强不屈,敬畏文化的美好形象,在梁屹的脑海里鲜活生动,就像一幅永不掉色的画,让他看到?#23435;?#32654;,看到了春天,看到了太阳。在梁屹的心怀里,他的第一幅画,就是母亲,这是一个永远的主题。那种渗透,已经渗透在了他心灵的最深处,那种渗透无疑让梁屹在日后的作画中,时不时地要表现出像自己母亲一样的真善美来。这是梁屹的艺术之根。
              ?#29420;?#30340;年代,给梁屹打下了一个不能不说是很坚实的基础。20世纪60年代,是新中国历史上比较?#29420;?#30340;年代,人们在那样的年代里,有时会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那样的年代会裂变出人生的种种轨迹,应该说,大多数人会因此而惧怕?#29420;?#32780;?#38750;?#38065;财,做梦都想着自己日后要怎么发财、怎么当官、怎么摆脱?#29420;А?#32780;在梁屹心里,却恰恰相反,那种童年甚至是一直到青少年的?#29420;В?#37117;在培养着他的另一种与常人不同的性格,那就是,他曾经经历了那种吃不饱穿不暖的?#29420;?#20197;后,就不再惧怕?#29420;?#20102;,他认为以后有可能出现的再艰难的岁月,都不会像从前那么可怕了,他没必要去?#38750;?#37329;钱,他应?#31859;非?#19968;种比金钱更重要更高尚的东西。他觉得童年以至于少年的苦难经历,已经足可以让他对付任?#25105;?#31181;人生的苦难和人生的不幸了,他是有准备地跨入到了绘画领域里来的,也就是说,当他选择了绘画事业的时候,他会轻蔑地看待一切,包括金钱和?#29420;В?#19981;管出现什么样的艰难困苦,他都不会放弃绘画。当年的?#29420;В?#22312;梁屹心里打下了深深的烙印,铸就了他战胜困难的坚强性格,培育了他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的人生品质,这就是他在以后,在人生的路上,在绘画的路上,遇到了一块钱都没有的时候,遇到了连一块钱都掏?#24576;?#26469;的时候,他都没有怀疑过自己对绘画的选择是不是错了,是不是自己也应该去挣钱,是不是自己的那点工资,不应该再投入到绘画里面去了。
              他没有动摇那样的意志,他觉得自己即便是穷死,也决不放弃绘画。这就是他?#29420;?#30340;童年给他带来的好处。
              他的童年,是在矿山里度过的。
              那时候,他们一家,随着父亲辗转到了白洞矿。父亲是白洞矿的一名下井工人。
              白洞矿是什么矿?白洞矿是一个普通的国营煤矿,但又是一个特殊的煤矿,是一个在世界采矿史上出了名的煤矿。1960年5月9日,大同矿务局白洞矿井下突发瓦斯爆炸引起煤尘大爆炸,史称“五九事故”,上网一点,就可以点出这场事故,这场事故夺去了682名矿工弟兄的鲜活生命。那个?#21171;?#20154;数,是?#31508;?#29028;矿职工总数的三分之一,你可以想象,生活在你身边的人,突然有一天,居然是三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是因为去井下工作就死了,突然就死了,有很多人你都认识,可他们没有来得及告别一声,就永远地离开了你,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那种可怕的阴影,将笼罩在每一个人心里,将笼罩着整个世界采煤史。是不是很可怕?是不是?#30171;司?#35753;人们畏惧采煤事业了?事实上却不是那样的。人们并没有被井下危险所吓倒,人们并没有因此而退缩,相反的,有更多的人,又在那条路上出发了,他们继续往前走。
              艰苦而危险的采煤人?#28023;?#32473;了梁屹一种不惧怕?#21171;?#30340;启?#23613;?#22312;将来,都是他要表现在绘画上的一种天然财富。这是梁屹绘画的一种历史渊源。父亲的生命河流,始终都流淌在梁屹的生命历程中,给他以启示,给他以灌溉,让他勇?#19994;?#36208;在绘画的道路上,不管那条路上有多少艰?#20122;?#25240;和高山险阻,他都要走下去,毅然决然地走下去。而他走上艺术之路的第一步,就是从童年开始的。尽管在童年的时候,他还没有意识到他这一生将会成为为艺术的一生,但他从小对色彩和画面的敏感,注定他今后会走向艺术人生。
              淘气、色彩敏?#23567;?#28909;爱画面,就是他的童年。
              他的童年,是随着无产?#20934;?#25991;化大革命?#40644;?#24320;始的。他刚刚开始懂事或者说还不太懂事的时候,文化大革命就已经如火如荼了。有一天,他正在一座办公楼附近玩耍,突然就听到了震动人心的喧响,突然就看到了莫名其妙的惊人场面。?#24515;?#20040;多大人在办公楼里大声呼喊,伴随着喊声,办公楼的窗户被咣啷咣啷地砸?#33579;安?#29827;哗?#19981;├财?#30862;,发出哗?#19981;?#21862;的响声,紧接着,从破碎的窗户里,扔出了一堆一堆报纸和书。那些报纸和书,在空中乱飞,飞出一种恐怖景象。这让幼小的梁屹感到吃惊。怎么了,这个世界突然怎么了?他想不清这个世界到?#33258;?#20040;了,但他感到好奇,感到奇怪。第二天,他爬到办公楼的围墙上,向里面窥视,他发现院子里?#22681;?#19981;堪,地上到处都是报纸和书本,风把书一页页掀起来,又一页页合回去,那情景,就好像是地狱里的一种恐怖情景。趴在墙头上的小梁屹,既感到恐怖又感到好奇,最后,还是好奇心战胜了他心理上的那点?#24535;澹?#20182;跳进了院墙里,突然就?#32769;?#33509;狂了。他发现了什么?他发现了地上的那些画报和那些画册,他是那么明显地?#19981;?#19978;了那些东西。他赶紧从破烂不堪的杂物中,挑选画报和画册,他挑拣了?#30473;?#26412;画册,迅速跳出墙头。从此,他每天都不厌其烦地翻看那些画册,他是那么喜爱那些鲜艳的颜色,他是那么热爱那些不懂的画面,那些色彩和那些画面,很生动地影响了他的感官,挑逗了他的绘画天才。就在图画课上,他被曾经看过无数遍的画册所影响,居然不参照一点实物和图像,就画出了两只猪。老师看后,对同学们说,梁屹画的猪,挺好看,挺有意思。这是梁屹的第一幅画,他的第一幅画就受到了老师的表扬,这给了他鼓舞,增加了他绘画的兴趣,开发了他的艺术潜能。这一?#21361;?#30495;的很重要,要不然的话,他怎么活到?#23435;?#21313;岁的时候,还能那么清楚地记得四十多年前——他小时候的那样的一个情景?他画的第二张画,是素描。上图画课的时候,老师觉得没有素描模型,就把一块砖放到了讲桌上。梁屹素描的那块砖,就是他画的第二幅画。不要小看那块砖,也许就是那块砖,敲开了他今后要走进艺术殿堂的大门。那块砖,给了他最朴素最朴实最廉价的一种道具观念,他从此不再奢望奢华,只要能画画,他可以把自己变成一个最廉价的人。这就是他最初?#38750;?#33402;术之初衷。有一?#21361;?#26377;一个书店突然失火了,大人们都忙着?#28982;穡?#26377;的人端着盆子,有的人提着水桶,哗哗地往书店里泼水。散乱的书洒落在地上,被?#28982;?#30340;人踏来踏去,还有一些小人书,也遭到了同样的命运。梁屹发现了,他从大人们纷乱的大腿缝?#29420;?#38075;进书店里,跑进火焰里,去抢出那些小人书。大人们很关心很害怕地冲他喊:你别进去,你不能进去,那里面太危险了。但是,他不惧怕危险,他更害怕的,是怕那些小人书被火烧了,被水泡坏,他冲进火里,去抢出那些小人书。那些小人书,有他?#19981;?#30340;画面。他?#19981;?#30011;的程度,已经让他这个小小的孩子,蔑视了熊熊?#19968;稹?
              童年的记忆,始终是美好的,是忘不了的,那种记忆会反复出现,影响着人的生命轨迹。
              小时候,让梁屹最感到兴奋的事情就是贴年画。他盼望过年的内心情结不同于别的孩子,别的孩子盼望过年,是盼望穿新衣裳,盼望吃好东西,盼望放炮?#21360;?#20182;不是。他盼望什么?他盼望贴年画。特别是姥姥家的年画,对他的童心有着一种极大的诱惑力。在他看来,姥姥家的年画,是那么陈旧又是那么新鲜,他一看见那些年画就兴奋不已。那些年画的后?#24120;?#29992;浆糊粘过,用布条裱过,画面?#23478;?#32463;泛黄了,但上面的鲜艳颜色,依然是那么激动人心。那些年画,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展现出来。每年的大年三十,打扫过房子,姥姥就会把年画?#39029;?#26469;。那种时候,梁屹总是不会忘记那个机会,他总是做完家里的活儿,比方说打炭劈柴,他要在年前打一?#28895;浚?#21128;一堆柴,起码在过年期间,不再打炭劈柴了。过年期间,无论是大人和孩子,都是要忌讳苦力活儿的,这是人们内心的一个莫名其妙的忌讳。他做完了那些活儿,?#22242;?#21040;姥姥家去等着姥姥拿出年画来,让他贴年画。?#27604;?#22312;他更小的时候,他是看着大人贴年画的,但是,等到他逐渐长大以后,他就不会再把贴年画的机会让给别人了。他一手拿着年画,一手拿着?#32423;ぃ?#31449;在炕上。姥?#39068;?#22312;地上,在他背后喊,左边再高点,或者是右边再高点,或者是哪一边再低点,他就按照姥姥的指点,用?#32423;?#25226;年画钉在墙上。贴完年画,他会仔细认真地看那些画,百看不厌。过了正月十五,姥姥就让人把那几张年画再摘下来,卷起来,藏在一个没人摞动的地方,就像寺院里收藏经书一样神圣。那样的年画,已经久经年月,年年?#39029;觶?#24180;年又要收藏起来。人们没有多少钱,不能年年买年画,但人们?#19981;?#24180;画的心情是?#19978;?#32780;知的。人们会看见年画上骑着大红鲤鱼的光屁股?#20013;∽涌?#24515;的笑;人们会看见年画上的老寿星而祈愿自家的老人们长寿安康;人们会看见白白净净的?#25163;?#32780;设想明年可能要来临的幸福生活。等等等等的美好想象和吉祥安康,都会体现在那些年画上,那些年画,培养了人们最真实最朴实的生活情趣。那时候,人们的眼里,是快乐浪漫的幸福生活,而不是后来人眼里的金钱和权利。那样的时候,真是令人怀念;那样的时候,真有艺术氛围。那种年画艺术,深深地植根在了梁屹幼小的心灵里。那种把年画?#39029;?#26469;,又收藏起来的神圣景象,隐隐约约地给梁屹的脑海里,输送了一?#32456;?#24796;艺术的信号,尽管他那时还不懂那样的信号,但那样的信号,已经扎根在他的脑海里、已经融化在他的血液里了。
              也许,对于颜色的敏感,是引导梁屹走上绘画之路的第一个符号。
              有一?#21361;?#20182;到城里的姐姐家去玩耍。他对姐姐的记忆,或者说是兴趣,也就是一张五毛钱。有时候,在一年、或者更长的一段?#22868;?#37324;,姐姐会给梁屹五毛钱,梁屹拿到五毛钱之后,不是像其他孩子那样,去想象这五毛钱怎么花,买什么东西,他不是那样的一?#20013;?#22859;,他的兴奋在于五毛钱上的画面和钱上的颜色。在那样一个常常把书投入火堆的年代里,流落在世间的书不多,流落在孩子们手里的书就更少了,那几乎是一个苍白的世界,没有可读的书,没有可看的画,尤其是画,被批判为?#20160;准?#24773;调,人们能看到的画,也就是年画。这样一来呢,姐姐给他的五毛钱,就成了梁屹唯一能够欣赏到的一幅画。姐姐家住在城里,城里要比矿区繁华多了。黑夜的时候,梁屹走到了街上,他突然发现有人在街上点着电石灯,远远看去,那一束一束灯火是那么鲜亮,跳动出红黄蓝的颜色,那样的颜色是那么生动地刺激着他的视觉,他觉?#29028;茫?#35273;得兴奋,觉?#29028;?#26263;中的灯火原来是那么美丽动人。这种情景,就那样永久地留在了一个孩童的心里,他的心里,就永远闪亮着一盏象征着艺术的明灯。他是一个多情又多思善感的孩子,他似乎对什么都有感觉,有?#20174;Α?#26377;时候,他走在街上,看见一些古老的房子坍塌了,就会感到?#19978;В?#24863;到着急。怎么没有人来修修那些房子,怎么没有人来保护那些房子?那么好看的房子,坍塌成那种样子是多么?#19978;В?#19968;种朦胧的艺术情结,在孩子心里渐渐长大。
              长大以后,他时不时地总要想起小时候的一个情景:一个女老师,穿着白褂子,蓝裤子,扎着两根小短辫。那就是一幅沉淀在他心里的画。在文化大革命那样的年代里,人们的穿戴都是一种颜色,要不就是一身灰,要不就是一身黄,那是一个颜色单调的世界。可是,那个女老师,上身白,下身蓝,颜色对比是那么强烈,那种强烈的颜色对比,给了他一种独特的感受,他总想画出那幅画。
              那幅画,是对一个时代的记忆,是对一个时代的?#27492;肌?
              ?#22868;洹?#20462;养、社会阅历和人生磨练,是一个画?#39029;?#20998;发挥艺术天才的奠基石。
              1982年,梁屹高中毕业。他上了10年学,小学5年,初中2年,高中3年。在那些上学的日子里,学工、学农、学军、兼学别样,学文化的?#22868;?#21364;不是太多,从文化的角度上?#29627;?#21487;谓是先天性营养不良。他常常感叹地说,我们在文化方面真的是差下了,在我们要给自己补补文化课的时候,别人已经大学毕业了。这?#32440;?#36843;感,让他白明黑夜不停地读书。可是,上学的年代,他没有读多少书,唯独让他能够感到欣慰的是,在读书无用论的年代里,在上课的时候,他画了不少画,那些画是随意而画,没有拜师,也没有学艺,就是一种热爱,根?#38745;?#33021;称作艺术品。那时候,没人?#33402;?#20986;来倡?#23478;?#26415;,人们视艺术为毒品,唯恐躲避不及。家里的大人看见梁屹?#19981;?#30011;画,就想让梁屹跟着农村里的戏班子去画布景。戏班子是一种民间组织,他们走村窜乡,唱一些地方戏,也没啥发展势头,大人想要让梁屹跟着戏班子去画布景的想法也就渐渐地灰飞烟灭了。人们被生活所迫,被政治所迫,没有给艺术留下一席之地,甚至对艺术已经越来越陌生、越来越不懂了,如果有人会提出艺术这样的事情,就会受到嘲笑,有?#21496;?#20250;说,艺术是什么,艺术能当饭?#26376;穡?#20154;们对生活的理解,已经只限于一种实用主义,而艺术,显然是生活中的一种不实用的东西。这样的国情,可能真是没少毁掉艺术家,可能真要毁了梁屹。这是多么危险的事情!这对梁屹的艺术天分来说,是多么危险的毁灭!
              生活是实在的,艺术是飘渺的,老百姓总是会很直?#25317;?#36873;择实在而摈弃飘渺。毫无疑问,梁屹的?#39029;?#24182;没有考虑孩子的绘画特长,而是很直?#25317;?#32771;虑着孩子今后该怎么生活。?#39029;?#32473;梁屹找了一份临时工,在市场上收税,?#20804;?#24449;员。生活就那么简单却是顺理?#28903;?#22320;选择了梁屹,而梁屹,绝没有选择艺术的权利。尽管在以后的岁月里,人们会重新认识艺术,渐渐?#25351;?#30340;艺术学院会招生,艺术会毫无疑?#23454;?#25104;为人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但在?#31508;保?#26159;根本没有艺术席位的。正当的看法是,孩子们长成大人了,就该有一份工作。梁屹的临时工作是助征?#20445;?#22312;别人眼里,助征员是一份很让人眼红的工作,因为做买卖的人?#24049;ε轮?#24449;?#20445;?#37117;要“溜舔”助征员。但是,梁屹并没有觉得自己的头上罩上了光环,相反的是,那份工作让他感到别扭,甚至是讨厌。税务人员到市场上去收税,他们跟老百姓一要钱,老百姓就显出吓得要死的样?#21360;?#32769;百姓会低三下四地?#28304;?#26753;屹,会?#29028;?#28895;好酒贿赂梁屹,这种人的等?#32922;?#21035;,让梁屹感到悲?#32781;?#24863;到于心不忍。一颗潜在的艺术家的仁爱之心,受到了考验,蒙受了痛苦,这让他决定辞掉助征员这份工作。他想另谋出路,但出路又不是很多。有时候,社会上要招工考试,他曾经去应试,但由于上学时没有学好文化,特别是没有学好数理化,有一次他的数学考试成绩只得了2分。在当年的招工应试中,人们?#24049;?#28165;楚,社会青年是没有几个能考出好成绩的,大多数的考生都是替考生,这是一个时期的社会现?#30784;?#26377;些人想当官,但没有文凭,怎么办?找人替?#36857;?#24324;个文凭就当官了。在那个?#22868;?#27573;,官场上的好多官,都是假文凭,他们简直是一些白痴,他们不会把中国事业推向兴旺发达的境界。当官都可以找人替?#36857;?#24403;工人又有什么不可以呢?有一?#21361;?#39532;脊梁矿要招工,招井下工人,要招工考试。梁屹二哥在矿上的工会工作,他就对弟弟说,咱们也找个替考生,替你考一下,当工人。梁屹不想当下井工人,也许在他的骨子里,他就不是一块要当工人的?#31232;?#20108;哥给他做思想工作,说是?#26085;?#19968;份工作,等将来有机会了,想干什么,再说。二哥给梁屹找了一个替考生,那个替考生考完试以后,很轻松地笑着说,那考试题,真是太简单了,梁屹哥若是自己去参?#28044;?#35797;的话,?#19981;崢己?#30340;。这叫什么?这?#24515;?#32773;不会,会者不?#36873;?#36825;就好像多年以后,梁屹会创作出许多艺术作品,而不懂艺术的人,永远都做?#24576;?#37027;份答卷。
              梁屹的工作是井下工程队的推车工,有时候也在大巷里铺设铁轨什么的。下井没有多少天,梁屹二哥就跟区队的领导说,我弟弟能写会画,你们是不是能让他发挥发挥这方面的特长。书记说,行,那就让他给区?#24433;?#26495;报吧。多少年以后,人们见了梁屹?#22815;?#35828;,梁屹,你那时画的板报真是好看。他给区?#24433;?#20102;一个多月板报,书记挺高?#32781;?#21487;队长却不知为什么不高兴了,队长说:“你这一个板报办了一个月,你以为那是画家画画呐,过几天,办完了这期板报还去下井吧。”也许,他刚刚开始接触艺术生涯的命?#32781;?#23601;这样结束了;也许,命运之神有时候又会在冥冥之中光顾梁屹。就在这个时候,矿上的“迁户办”想找一个能写会画的人,他们书记就把他介绍到了“迁户办”。“迁户办”是什么?就是负责给矿工家属办理户口的一个部门,就是煤矿派出所的前身。梁屹在那里工作的时候,曾经亲眼看见有个警察逮住了一个“?#33073;?#30340;”,那个警察把一副有牙齿的铐子戴在小?#20992;?#30340;手腕上,然后把小?#20992;?#25684;倒在地,用脚在地上跺铐子,铐子的牙齿就会往紧缩,就会扣痛小?#20992;?#30340;手腕,小?#20992;?#23601;会疼痛地哭喊,警察好像还不解恨,抓起一把鞋刷子,朝着小?#20992;?#30340;头,?#36162;?#22320;打。他觉得他也不能做警察了,他的艺术天份使他具有仁慈之心,他不忍心看到那样残酷的场面,不愿意再干那样的工作。他离开了“迁户办”。他到矸石山上去倒矸石。井下走大巷时,把?#19978;?#30340;矸石装进黑牛车里,?#39135;?#25226;黑牛?#36947;?#21040;山头上,山上的工人再把车里的石头翻倒到山坡下。梁屹从“迁户办”出来以后,就到矸石山上去倒石头。冬天的时候,是最痛苦的时候。山顶上寒风呼啸,刺痛肌骨,那样的寒冷真是让人?#23721;远?#20184;。他穿着一件烂皮袄,皮袄没有扣子,他用一根铁丝把皮?#28010;?#22312;腰上。实在冻得不行了,?#22242;?#21040;?#39135;?#25151;里去暖和一会儿。过年的时候,他站在寒冷的矸石山上,眺望着山下村庄里那一盏盏放射着喜气的红灯笼,联想起小时候贴年画的?#29420;?#24773;景,他伤心地哭起来。这里有艺术吗?这里没有艺术,这里只有寒冷,只有孤独寂寞,只有单调的推车工的劳动。他的?#28079;?#24605;想,和他?#38750;?#33402;术的思想,就在那一刹那间突然诞生了,突然明确地诞生了。他在那个寒冷黑暗的夜晚,突然看到了自己向远处走去的前进方向。那是一个放射着艺术光芒的前进的方向。
              他在自己居住的窑房里,在墙上,挂了一幅桂林山水画。他鼓励自己,一定要?#29028;?#23398;习,将来到桂林那个地方去工作,去画画。他要用知识,来改变自己的命?#32781;?#26469;完成自己热爱的绘画事业。正可谓功夫不负有心人。1985年5月,他经过了漫长的读书准备,参加了大同煤校中专生招生考试。他选修?#21496;?#19979;通风与安全专业,学制三年。尽管这与绘画专业还搭不着边际,但毕竟是又一次跨进了学校的大门,又一次坐在了明亮的教室里,开始读书了。那时候,他的近期目标很明?#20303;?#31532;一,要拿到文凭;第二,要入?#24120;?#31532;三,找一个好对象。有时候,人们往往会给自己设计一些近期和远期的目标,但走着走着,有些目标居然就不知不觉被淡化了。比如入党的事情,梁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把那个目标给淡化了,也许是党风问题,也许是?#21507;?#24418;象问题,也许是没有受到党组织的培养问题,总归是自己把那个目标给渐渐地淡化了,但是,他不是一个反党的人,他没有一点反党情绪。他在学校里负责宣传工作,宣传党的政策,宣传科学知识,宣传文化艺术。他是一个很优秀的学生干部。有一个女同学,看上了梁屹,他和那个女同学有了爱情关系,但没有想到的是,那是一个高干子女,女孩的父亲对梁屹说,你是中专生,不能被国家统一分配或者调动分配,你们将来不能走到?#40644;穡?#19981;?#40092;省?#35828;到底,是梁屹的身份有点低。梁屹的爱情梦,就这样破灭了,中国人的生活习惯和?#29616;?#20064;惯,很容易地就把爱情这玩意儿给踢到一边去了。有道是上帝要关上一?#35753;牛?#23601;总会打开一?#21364;?#25143;。一位来自辽宁抚?#21576;?#30340;姑?#38126;?#20063;是学生会干部,是一朵校花,这朵校花,没有小看梁屹这个工人?#25317;?#36523;份,这朵校花,就不知不觉地插在了梁屹的头上。1987年,梁屹的对象要毕业了,而梁屹还得在学校里呆一年。梁屹和对象去了对象家,女方?#39029;?#35828;,他们不干涉孩子们的婚姻大事。他们说,你们俩要是觉得情投意合,你们就自己看着办吧。不过有一点,?#22868;页?#30340;是必须要提醒孩子们的,将来,你们一个在大同,一个在东北,相距遥远,你们能够经得起?#38477;?#20998;居的生活吗?往后想想,这还真是个问题。?#31508;?#26377;一个说法,结婚8年,?#38477;?#20998;居的夫妻才能调动工作。这时候,在梁屹和对象的生活中,突然走出一个人来,这个人是梁屹的学友,学友的父亲是当地的一个矿长,这个矿长给有关部门打了一个电话,一个电话,就给梁屹和他的对象打开了一间同居的屋门。结婚时,梁屹就把新?#22791;救?#36827;了那间挂着一幅桂林山水画的窑房里。他的婚事办?#29028;?#31616;单,就办了两?#32769;?#19968;桌是家人,一桌是同学。
              他是一个?#38750;?#31616;练、?#38750;籩势?#30340;人。
              1988年,梁屹从大同煤校毕业后,又回到了马脊梁矿,在机关教培科?#21364;?#20998;配,也就是在?#21364;?#20998;配的时候,梁屹的一个好朋友对梁屹说,?#26412;?#29028;干院要办一个国画研读班,要招生,朋友让梁屹去报?#36857;?#21435;试试。这样的一个消息,简?#27604;?#26753;屹高兴疯了。他参加了招生考试,考上了。从此,他才开始真正学画了。他在国画研读班学了一年,那一年,他就像一块海绵吸收水分一样吸收着各种知识。就在国画研读班即将毕业的时候,他又听到了一个跟绘画有关的消息,中央美术学院要招?#23637;?#30011;生,他满怀信心地参加了考试,又考中了。他考上了中央美术学?#28023;?#36825;所中国绘画艺术最权威的美术学?#28023;?#25509;收了梁屹,从此以后,他就是一个师出有名的画家了。他想他一定会成为画家,?#24576;?#20026;画家,他这一生?#22815;?#24471;有什么意义?
              在中央美术学院求学的日子里,梁屹一边学习和研读绘画理论,一边背着画夹到处跑,到处画。他觉得他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和自己的向往相结合的一个契合点。这让他兴奋,也让他?#20102;迹?#36825;时候,他系统地了解了绘画的基本原理,明白了中国画的入法之本:师法古人、师法自然、师法我心。这就真正打开了他的艺术大门。有一?#21361;?#32654;院的老师对学生们说:你们想不想卖画?梁屹觉得奇怪,心里说,怎么,画还可以卖钱啊?怀着试试看的心情,梁屹画了两张画,交给了老师。过了几天,老师对梁屹说:“梁屹,挺好的,你的两张画都卖了,卖了40元钱。”第一次卖画,真兴奋,真有收获?#23567;?#20182;拿着卖画得来的40元钱,马上就出去了,他走到了大街上,边走边笑,笑着走进了一家商店,买了一件黑色T恤衫,立马穿在身上,觉得自己真是牛B得了不得。这是卖画卖的钱,买来的衣裳,这可跟拿着工资去买东西完全不一样,同样是?#20204;?#20080;东西,但却完全是两码事,完全是两?#20013;?#24773;。就好像农民种地,你把种?#21448;纸?#22303;里,经过几乎是一年的辛勤侍弄,终于在秋天的一个日子里,你开始收获那些成熟的粮?#24120;?#37027;种丰收的?#33485;?#37324;充满了一种成就感,你会觉得你是一个了?#40644;?#30340;人。在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学习的两年,让梁屹增长了知识,也增长了见识,他开始雄心勃勃地要探望画家那块领地了,那块在他看来是神圣的领地。从美院毕业以后,他又回到了大同矿务?#33268;?#33034;梁矿,但这次回来,不同于任?#25105;淮危?#20182;在中央美术学院深造了两年绘画专业,他觉得心里明亮,眼睛明亮,他看见了明亮的艺术前景。矿上给他安排的具体工作是负责制作全矿的宣传?#21450;媯?#27599;年还拨给他5000元钱的自主材?#25103;眩?#20182;可以用那?#26159;?#20080;书、买纸、买颜料,总归是他想怎么支配就怎么支配。这时候,对于梁屹来说,不仅仅是经济宽松了,更让他感到欣慰的是,他的文化地位也发生了变化,变得高起来了。矿上要盖大楼,或者要建造高大建筑,都要把梁屹请过去,问他这样行不行,那样行不行,一种被认可、被尊重、被请教的成就感,充盈着梁屹的胸怀。照理说,一个普通矿工的儿子,能走到今天这个样子,他应该满足了。但是,他没满足,因为他要的满足,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生活宽松,受人尊重,被人羡慕,他不是想要那样的满足,他最终的心愿,仍然是想当一个画家,想为艺术献身。他听说大同矿务局文化工作委?#34987;?#35201;?#38378;?#19968;个美术组,他就拿上自己的几个获奖证书,去找“文委”主任张枚同,就是那个唱红了大江南北的《年轻的朋友来相会》的?#39318;?#32773;张枚同。张枚同看了梁屹的一些绘画成果以后,?#31508;本?#35828;:行,你来吧。
              就是张枚同这样简短的一句话,就让梁屹找到了他这一生中真正?#19981;?#30340;一种工作。
              ?#27604;唬?#22312;“文委”美术组工作期间,也有他不?#19981;?#24178;的工作,那就是不断地给各种大会小会写会标,他对那些没完没了的会议充满了抵触情绪,?#30475;?#20889;会标都让他感到心?#24120;?#24863;到讨厌,可不?#20174;?#19981;?#23567;?#24590;么办?他就开始动脑筋了,他怎么样才能摆脱写会标的工作?他就在会标上写错别字,次数多了,有关领导就说,梁屹不行,他老写错别字,以后就自然而然地不用他了。他高?#35828;?#20599;着笑。这以后,就有了更多的画画?#22868;洌?#20182;的工作也就更专业了。工作专业了,可画画能专业吗?画画是需要买纸、买笔、买颜料的,但他开的那点工资根?#38745;?#33021;应付画画费用。更可悲的是,整个社会都响起了一个“一切向钱看”的口号,似乎所有的人都在为钱疲于奔命,似乎只有钱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各个单位都在搞“三产”,也就是要搞?#38745;?#19994;之外的一种产业,一?#32456;?#38065;的产业。梁屹不能适应这样的形势,他觉得向钱看可以,但不能一切向钱看,一切向钱看了,难道就不看别的了吗?艺术呢,你们对艺术怎么看?一种对艺术执着而神圣的?#38750;螅?#20351;梁屹不能抛弃艺术去向钱看。但是,单位也开始兴起了“三产”之风,那是被整个大形势所裹挟的一种逃脱不掉的风气,好像哪个单位不想办法挣点钱,就不是?#27597;?#24320;放的单位,就是一个落后的单位,中国人的一哄而起和机械?#23383;?#22320;图解政策的能力,真是让人感到可笑。但往往可笑的事情,却是那么强劲有力,谁都不能和那种可笑的力量抗衡。单位给梁屹下达了一项任务,让他在办公室里办美术班,带高考学生,向学生收钱,每个月上?#22351;?#20301;500元钱。这就是说,单位要让他在职挣钱,挣别的钱,那是一?#20013;?#21183;要求,是一切向钱看的形势要求。梁屹穷过,所以他不怕穷,他不怕穷,他就不想去拼命挣钱,他觉?#20204;?#19981;是人生最主要的东西,他觉得人生最主要的东西是实现人的美好理想。他认为办个业余美术班也不是不可以,但说到底,要教学生美术?#21361;?#24212;付高?#36857;?#37027;应该是美术老师的事情,不是画家的事情,而美术老师教高考学生,开展应试教育应该说更内?#23567;?#20182;还不能一下子就跳出艺术境界而融入一切向钱看的境界,思前想后,他还是想保持住自己干净纯洁的艺术身心,他觉得他不能完成单位给他下达的挣钱任务,他不屑于完成那种任务。单位领导生气了,要求他在三天之内搬出那个一百平米的画室——也就是美术组办公室。一个有点执拗、有点对艺术的?#38750;?#29978;至是达到了迂腐程度的青年画家,就这样被撵出了他工作了多年的画室——他艺术的殿堂。
              这真是让人悲伤得想哭。
              美术组的画室被租出去了,做了幼儿园,办幼儿园的人,每个月上?#22351;?#20301;30元钱。这是不是一件极其可笑的事情?这是不是一件令人咬牙切齿的事情?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23567;?
              人们的普世价?#20498;?#20284;乎是真正地发生了变化,似乎人生的意义只有挣钱才具有意义。人们为了挣钱,已经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一?#22868;?#20551;烟假酒假粮油以及注水猪肉?#36861;?#20986;笼抛向市场,毒害人类。亲情和友情的丧失,理想与真诚的覆灭,欲望与权利的摧残,种种卑鄙而又残酷的现实,让梁屹感到?#23396;牽?#24863;到疼痛,感到愤怒。一个画家热爱祖国的思想,热爱人民的思想,正在日趋成熟。人世上一切向钱看的疯狂行为,突然给了梁屹许多?#24418;潁?#20182;想他总不能把自己的画面停滞在像啥与不像啥的模仿阶段,他不能总是画那些风和日丽赏心悦目的画,他想他应该画自己的画了。画出一种有思想内涵的画。于是,在他思想里,一组雄伟画卷就那样诞生了,他决定从现在起,开始饱含热情和深刻批判地画出系列画——快乐大世界。人们不是都在那么快乐地去?#38750;?#37329;钱、去?#38750;?#26435;利、去?#38750;?#20139;乐吗?那今后画画的主题,就画那些快乐的?#38750;?#32773;。他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留下时代的痕迹,通过作品留下自己的人生思索,通过作品来达到让人们克制?#25509;?#20167;恨罪恶的目的,从而给人类增?#35825;?#21892;美。他想告诉人们,人应该怎样做,才能对得起只有一次的生命,以求使人的生命达到一个崇高境界。
              艺术之笔,只有在体现时代特征并记录和干预现实的时候,才会变得更有力量,更有价值。
              艺术之火在心胸里熊熊燃烧,烧得他一刻也不能平静。梁屹觉得,?#25381;心?#22815;表现出艺术家忧虑和痛苦,以及愤怒和向往美好的作品,才算得上是真实的、深刻的、有价值的。他拿起画笔,如同拿起?#32922;?#19968;般,开始战斗。他在家里,没明没夜地画了三个月《快乐大世界》系?#26657;?#23478;里地方小,摆上画桌就不能摆床,索性就不要床了,画完了画,他就睡在地上。这个时期,他的绘画艺术和绘画思想,总像朝阳一样喷薄而出,这让他感到他的眼前总是应该工作的白天,而没有应该休息的夜晚。这个时期,他的绘画技术也有了新的变化。平时,人们作画,都是用一支?#39318;?#30011;,而他却是用两支笔同时作画,他一手拿墨笔,一手拿水笔,一手把墨画到纸上,另一手即刻用水冲墨,而宣纸的吸纳和晕染,正好能够表现他对中国画美学的思索,宣纸、墨、水、笔、?#21496;常?#27491;是中国画天人合一的象征。?#38468;?#33618;诞的快乐、充满着虚无和粉饰。如果笔墨象征人生,那宣纸和水,一定象征?#22868;?#21644;天地。当宣纸上的墨迹?#24576;宓没?#27788;不清时,这正好象征着他要表现出的那个混沌的世界,那?#21482;?#27788;的人生轨迹显现出一?#33267;?#20154;视觉不清、糊?#28821;?#26263;的意象,预示着刚刚开始的人生,就已经在混沌中开始消失、开始消亡了。这是多么?#38378;?#30340;人生?他那种大写意的画法,真是一种大胆的画法,他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又一个苍凉世界,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画家为我们打开了一个怎样的内心世界。那些表现在《快乐大世界》系列里的?#23435;?#21644;事物,是一种被导向的盲目快乐,根?#38745;?#20250;长久真实,这就是混沌技法的一种艺术表现。艺术是要贴近时代、贴近人民、贴近生活的,他要把一种人文关怀,表现在画上。
              大家不是都满心?#26029;?#22320;在?#38750;?#37329;钱,在满足物欲、肉欲、官欲吗?那他就用画笔画出那种种情景。比如两个穿着极具暴露衣饰的少女,挎金戴玉,张嘴狂乐,扬起的臂膊甩动着麦当劳的标志。两个女孩骑在?#40644;?#22823;红马上,那匹象征着权利和欲望的大红马正扬鬃狂奔,要载着两个女孩奔出?#21830;粒?#36825;大红马上的两个女孩,完全可以让我们想到那些“二奶、三奶”,而她们那种得意忘形的样子,哪还有一点少女的羞涩和矜持,哪还有一点出污泥而不染的样子?荷的世界本来是纯洁之?#24120;?#21487;抖?#36861;?#36420;的大红马——那个象征着权力的驰?#33402;擼?#22312;荷界里张狂忘形,于世人眼里分明是一?#21482;拿?#19982;伪洁。在许多写意画里,行笔线条用的是蚯?#20061;?#34892;痕迹法;在许多画里,使用了象征性的符号。画面上那种丑陋夸张的小红鱼,再不是过去年画上那种让人赏心悦目的祥和样子,而鱼嘴里吐出来的蝌蚪——那些蝌蚪,正是无处不在的欲望泛滥和狂躁不安的雄性结晶。那些裂开的石榴,就像翻开的肉,翻裂出粉红的石榴籽,它们更像什么?那些光?#25918;?#23401;,骑在象征着权利与?#36824;?#30340;高头骏马上,?#26376;?#20986;夸张肥大的乳房,?#26376;?#20986;女性膨胀的肉体,被周围的红花绿叶和光环所环?#30130;?#26174;示出一种拥有了整个世界的怪模样,这是不是会让人感到悲?#31246;?#21497;?她们的光头象征着什么?她们那种丰乳肥臀的样子,已经不是我们传统中的窈窕淑女了,但是,只要是女性,就实用,就会被权利和?#36824;?#30340;光环所笼罩。我们这个世界是不是已经发生了审美变化,是不是已经没有审美了,是不是只要实用就根?#38745;?#20877;考虑美与不美?甚至是两三岁的小女孩就长出了大乳房,那种一夜速成的寓意,真是让人难受。当我们发现我们的世界里已经什么都有毒,已经什么都不能吃了的时候,我们是不是会想到,那种因为金钱而急于求成的欲望,是不是正在快速地葬送着我们这个世界?
            一种画家的内心悲?#32781;?#24050;经升华成愤怒,淋漓在宣纸上。
              他在家里没明没夜地画了三个多月《快乐大世界》系?#23567;?#23478;小,?#38647;?#20063;小,他虽然总想用大幅画面来表现他的一些艺术思想,但?#19978;?#30340;是,他的绘画空间不允许他?#24515;?#31181;充分的发?#21360;?#36825;时候,他真的很想念单位里那间一百平米的画室,他真想回到那张大?#38647;?#36793;去作画。他在家里画的画,都是小平尺,最小的画是?#40644;?#23610;,最大的画也不过是8平尺,这让他很不满意。这就像他的妻子和孩子虽然同情他作画,但对他长?#22868;?#21344;据一间屋子,搞得别人不能正常生活也不太满意一样。毕竟不能让妻子和孩子也变成不顾一切的画家,而且孩子还要念书,还要考学校,你已经或多或少地影响了孩子的学习环境和学习情绪。梁屹觉得,这样长期在家里画画显然是不行的。你可以牺牲一切去?#38750;?#33402;术,而妻子和孩子呢,他们不是也应该有一种自己的?#38750;?#21527;?不是也应该给他们留有一定的?#38750;?#31354;间吗?
              梁屹是一个倔强的人,他好像是?#23460;?#35201;和单位作对,又好像是舍不得单位,就在单位附近的地方,租了一套楼房,在里面画画,教学生,过起了自己的艺术人生。艺术,是不灭的,艺术是永恒的。艺术在哪里?在人的心里。
              单位的那间画室不是租出去了吗?不是做了幼儿园吗?后来怎样?开不下去了,关门了,那间房子就变成了一间?#36759;孔印?#21333;位领导又想起了梁屹,单位领导说,梁屹是个人才,还得让他回来。梁屹说,我可以回去,但我还用那间画室。领导说,行,给你那间画室,但条件不变,每个月上?#22351;?#20301;500元钱。
              为了作画,梁屹向现实?#20180;?#20102;,他觉得自己没有一间大画?#33402;?#26159;不?#23567;?#21487;是,自己一个月的工资要养家,要买画画材料,已经根?#38745;?#22815;用了,哪还有钱来上?#22351;?#20301;呢?想来想去,他也只能办个美术班,带高考生,挣点钱,上?#22351;?#20301;,维持自己的绘画事业。一个人,有了一个远大理想的时候,他就会克服眼前的一切困难,就会接受任?#25105;?#31181;屈辱。
              梁屹的生活是艰难的。他每天从家里出来,提着一个盛饭的塑?#36132;埃?#37324;面是天天都一样的炒土?#39038;?#21644;一个馒头,那是他的午饭。有时候,他会因为一块钱而发愁,那一块钱是来去乘公?#24576;?#30340;路?#36873;?#20182;常常会遇到那样的?#38480;危?#30495;的没钱了,回不去家了,怎么办?他就对同事撒谎说,出来的时候忘?#20204;?#20102;,借我十块钱用用。借了钱?#22242;?#24320;资,开了资就赶快把钱还给人家。他身边经常要聚集一些小画家,来向他?#32440;?#32472;画知识,可常常让他感到窘迫的是,连吃一顿最简单的饭都?#38378;宋?#39064;。他曾经悲?#35828;?#24819;过,像这样连绘画材料都买?#40644;?#30340;日子,自己还能坚持多久?看来,自己所热爱的绘画艺术,今后也只能作为一种爱好了。也许是上帝同情他,指引了他一下,让他想起每年十月份广州都要召开一次广交会,他想他是不是应该拿上自己的画,到广交会上去碰碰运气?可是,他没钱出去。他想跟人借点钱,但又张不开口。他把自己的想法跟妻子说了,妻子大着胆子,挪用了单位里1000元钱。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他在短期内若是还不了钱,妻子就犯错误了。不管怎么样,他都想出去试试。他到了?#26412;?#26377;同学接待了他,他在饭桌上说出了自己想要出去卖画的想法,同学们就说,把你的画先拿出来让我们看看。这一看可?#33579;?#26377;一位文化局工作的人说,你的画不错,要卖多少钱一幅?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画能卖多少钱,就冒了个大胆说,到了广州那边,一张卖500元。文化局的那个人说,好了,你给我留下5张,我给你2500元。那个人马上就给了梁屹2500块钱。梁屹感到一下子就轻松了,1000块钱的借款已经能?#22815;?#21435;了,剩下1500元,南下广州。
              结果怎么样?
              他在广交会的画廊里,看见展出的他的画,每一张都标价4—5千元。这更让他感到吃惊了,这是怎么回事儿?原来他还不知道,他的画在台湾、新加坡、泰国、甚至是美国,早就有了一定的名气了。他的一个同学,是画商,在此之前?#31859;?#20102;他的一些画,经常在外面展出,而那些接触了他画作的外商,总想见他,可他的那个同学不让他和画商直接见面。这次他突然来到广州,有些外商听说了,?#23490;?#26469;和他见面,这真是让他感到意外兴奋。有一个美国画商对梁屹说,你有多少画,我都要,一张给你100美元。100美元是什么数?#24247;笔?#32654;元对人民币的?#19968;?#29575;是1:10。卖一张画,就意味着他得到了一个多月的工资。价格,突然就成就了梁屹的价值感,他觉得自己终于有价值了,有艺术价值了。
              一位泰国皇家画廊的老板,颇费周折地见到了梁屹,订下他的画,有一张给他500元人民?#36965;?#20294;他不知道,给他的画做代理商的同学的代理价是多少钱。那个泰国皇家画廊的老板,?#31508;本?#20080;下了他10张画。当皇家老板把5000块钱交给他的代理人,他的代理人又把钱转交给他的时候,他一下子就觉得自己太有钱了,真的是太有钱了。在?#26412;?#30340;时候,他的同学接待他的那桌饭,10个人才花了90块钱,他还觉得太?#21697;?#20102;,觉得对?#40644;?#20154;家,不知道以后拿什么报答人家。一种文化人的内心诚实,让他隐忍不堪,百感交集。
              一位台湾画商跟他订了10幅画佛的画,是预订,等他回到大同以后再画那些画。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台湾画商知道他,相信他的实力。
              回到大同以后,他觉得自己的思维更活跃了,更有绘画灵感了。他曾戏?#23454;?#35828;,太穷了,能把人打倒,太富了,又容易让人堕落,而自己正好是不穷不富,正好能绘画。他觉?#29028;?#26377;信心,觉得能继续绘画,先前那种想要把绘画作为业余爱好的想法,突然就土?#21171;?#35299;了。他给台湾画商画了10幅佛画,拿到?#26412;?#20132;给了代理他画作的同学,他的同学说,走,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一个什么人?一个外商,因为这个外商虽然懂画但不做画的生意,所以他的同学就直接把他带到了外商面前,外商看了他的一幅画说,你这幅画要多少钱?
              梁屹说,你看着给吧。
              外商说,?#33579;?#25105;不给你人民?#36965;?#25105;给你美元,给你1700美元。
              ?#30473;一铮?#25240;合人民币17000块钱。梁屹哪见过这么多钱?但这钱,不是让他觉得自己多么轻飘浮华,而是让他觉得自己的艺术价值已经有了重量。从今以后,他可以大胆画画了,不害怕自己的画卖?#24576;?#21435;了,他可以在画壁画和工笔画的时候摆脱模仿,大胆创新,敢于抒情,敢于创意,敢于把自己留存在心中已久的声音展现在画面上。小时候,在姥姥家听到的大喇叭里放出来的?#27573;?#26143;红旗》的声音是那么雄壮嘹亮,那?#20013;?#22766;嘹亮的声音,一直翻腾在他的心里,一直是他想在画面上表现出来的一种意象。

              梁屹是一个忠于绘画,耽于绘画,不懂世故的人。他从来不在别的方面浪费?#22868;?#28010;?#20011;?#21147;,他把自己关在画室里潜心作画,连家都不回,有时甚至不知道是星期几了。他不懂交往的情形几乎让人以为他是一个非常愚蠢的人。2004年,他要远行一?#32781;?#35201;到德国、法国、?#34923;肌?#27604;利时、卢森堡去办一个三人画展。就在他还没有出国的一天夜里,他的学生突然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说是保卫科的人要撵走他们。梁屹对保卫科的人说,这已经半夜了,你让他们到哪儿去?要撵他们走,也得等到明天天亮了再撵走他们不行吗?梁屹不是带了几个要?#23478;?#26415;类院校的学生吗,不是每个月要上?#22351;?#20301;500元钱吗?那几个学生学完文化?#21361;?#35201;到他那儿去学习绘画,有时会画到半夜,就不走了,就住下了。可保卫科的人常常为难梁屹,梁屹怎?#27492;?#37117;不行,其实梁屹不懂,人家不就是想要一点好处吗?梁屹说咱们是一个单位的,我带学生挣来的钱又没有揣进自己兜里,全都上?#22351;?#20301;了,说起来咱们不都是为了单位吗?可保卫科的?#21496;?#26159;不行,就是要为难梁屹,就是要半夜里赶走学生。梁屹的领导马上就给保卫科科长打电话,?#30340;?#20204;欺负他一个画画的人干什么?你们要是再瞎胡来,我回去以后,把你们这些科长都撤了,让你们全都下岗回家。领导刚放下电话,梁屹的电话就响了,保卫科科长很客气地对梁屹说,实在对?#40644;穡?#23454;在对?#40644;稹?#26753;屹说,你别让那几个孩子走了,深更半夜的,孩子们出去再出点事怎么办?保卫科科长说,不让他们走了,不让他们走了。梁屹接完电话对那位领导说,你说这事儿啊,真是奇怪,怎么我跟他们说啥都不行,怎么你一跟他们说他们就行了?
            领导被逗笑了,领导笑着说,梁屹啊,你呀,你就懂个画画,别的你啥都不懂。你说不行,是他们不怕你,我说了可就不一样了,我是他们的领导,能管了他们,他们?#27604;?#24597;我。
              这位领导是一位爱才的领导,他支持梁屹画画,尽可能给梁屹提供方便条件,他是一位尊重艺术、尊重艺术人才的领导。
              梁屹什么都不懂,但梁屹就是懂画画,懂艺术。在?#34923;?#30340;梵高博物馆、在卢浮宫艺术展览馆里,梁屹可以滔滔不绝地?#24425;?#37027;些世界名画的来龙去脉和艺术价值,让周围的人驻足倾听,报以敬佩。
              特别是在德国比?#36759;贫?#24503;举办的“了解中国文化周”美术画展上,中国驻德国大?#23396;聿尤?#20197;及德方一些政要人士和德国各省市领导亲临现场并接见了梁屹。德国国家电?#29369;?#27966;记者到现场采访梁屹,请梁屹即兴演?#29627;?#26753;屹不卑不亢地说,这次画展虽然是个人画展,但这不仅仅只代表我自己,我的身后是我的祖国,是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而?#19968;?#24212;该说是中国煤矿工人的文化,因为我来自中国煤矿。梁屹还说,他?#34892;坏?#26041;的邀请,这给了他让德国人民了解他的绘画艺术、了解中国煤矿工人艺术的机会。他?#22815;队?#24503;国人民去中国感受一下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感受一下勤劳善良的中国人民的友情精神。
              梁屹觉得,他确实不能代表中国文化,但由于他们三人画展在德国展出,而德国人却打出了“了解中国文化周”那样的会标,这真是让他兴奋不已,?#26223;?#19981;已。
              梁屹认为,任?#25105;?#31181;不负责任的态度和轻率行为,都会有损于中国文化。就连联合国大厅里都挂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孔子语?#36857;?#33021;说中国文化不博大精深吗?可是现在,为什么人们会不管不?#35828;?#34920;现出形形色色的丑恶行为,这难道不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进而去思索、去继承和保护中国文化吗?可以说,梁屹是一个批判现实主义画家,比如他在《快乐大世界》系列里画的一幅画,一个美女坐在瓦房顶上,充满了得意和欲望,那是一种高高在上的象征;比如另一幅画上的几个美女,穿着高跟鞋、露出粉嫩粉嫩的性感大腿,叽叽?#31455;?#22320;在述说着一种浅薄式的?#29420;鄭?#26356;比如题为《长假旅游》的画,整个长城里人挤人,甚至是一种堆积,而长城又象征着一种约束,是不是把人们都约束在了同一个欲望里?更因为他的冲墨画法,让你看不清谁的头长在了谁的身上,那种一哄而起的被导向的快乐,其实就是人挤人在受?#38126;?#23601;是一滩烂泥,但人们为什么还不醒悟?这真让画家为人类感到着急。古人?#29627;?#31508;墨当随时代,也许若干年以后,人们会从梁屹的画上看到一个曾经是过去时的混乱可悲的时代。他的那些画,多以灰色为主,但又不是一?#21046;?#36890;的灰,起码是三种颜色混合起来的?#25671;?#28784;色是不确定、是容纳、是雾?#29627;?#26159;艺人此时此刻的世界观,当灰色布满世界之时,也就是我们退出历史舞台之时。柔弱的艺人用一种象征手法,表现出了一种感动,表现出了一种创作态度。当那样的灰,再被水冲一下,就显得更加昏暗不堪,这像不像一个被弄脏的世界?世界原本是干净美丽的,可为什么会变得如此肮脏?这就让我们在梁屹的画上,听到了画家的大声疾呼,他呼吁人们不要再污染这个世界了。梁屹的画,是不是就有了声音?是不是就有了画家的大声疾呼?我们希望我们能够听到他的声音。
              再过几日,梁屹要到巴黎和丹麦去办画展,梁屹将和他的画,走向远方,走向世界各地。
            重庆时时彩后一定码

              <address id="cr75b"></address>

                  <sub id="cr75b"></sub>
                  <th id="cr75b"></th>

                      <em id="cr75b"><tr id="cr75b"></tr></em>
                      <dl id="cr75b"><menu id="cr75b"></menu></dl>
                      <em id="cr75b"></em>

                      <dl id="cr75b"></dl>

                        <address id="cr75b"></address>

                            <sub id="cr75b"></sub>
                            <th id="cr75b"></th>

                                <em id="cr75b"><tr id="cr75b"></tr></em>
                                <dl id="cr75b"><menu id="cr75b"></menu></dl>
                                <em id="cr75b"></em>

                                <dl id="cr75b"></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