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cr75b"></address>

        <sub id="cr75b"></sub>
        <th id="cr75b"></th>

            <em id="cr75b"><tr id="cr75b"></tr></em>
            <dl id="cr75b"><menu id="cr75b"></menu></dl>
            <em id="cr75b"></em>

            <dl id="cr75b"></dl>

            首頁>>勞模  

            “礦嫂”柔腸與“兵媽媽”情懷


            2017-01-17 來源: 同煤網站

                     一間不足15平方米的小屋,盛裝的卻是天下情懷;屋前寬僅一米多的逼仄小路,連通的卻是博愛大道。走進歐學聯的家,一股暖意撲面而來:錦旗、獎狀四壁環繞,山茶、米面整齊垛放。無以計數的鞋墊兒依墻摞起,足有一米多高、三米多長。來自四面八方的問候,無不對她致以崇高的禮贊。我們不禁聯想:46年,歐學聯究竟為礦工、為解放軍官兵送去了多少茶、送去了多少粽子、送去了多少副鞋墊,又送去了一個礦嫂和一個兵媽媽的多少問候和叮嚀呢?

            ■情感坐標:服務礦工——
            46年,她用礦山女人的脈脈溫情溫暖礦工的心扉,成為礦工的貼心“礦嫂” 

                   1961年冬,出生于江蘇省宿遷縣一個貧苦家庭的歐學聯,隨海軍某部轉業戰士夏立勤來到大同煤礦。那年她19歲。煤礦繁重而危險的作業環境,讓歐學聯整日為丈夫提溜著心。再看左鄰右舍,全都是和丈夫一樣的井下一線礦工,而且還多是單身:不是沒結婚,就是家在鄉下,身邊沒有女人為他們縫縫補補,洗洗涮涮。被褥長期不洗,黑得油光錚亮,簡直不堪入目。工作服更是破敗不整,棉花外翻,已經和煤混成一個色;扣子殘缺,就用炮線胡亂纏住。篳路藍縷之態令歐學聯頓生心酸:都是和丈夫一樣的階級弟兄,我多少要盡一個礦嫂的責任啊!從那時起,歐學聯主動擔起了為礦工拆洗被褥、縫補衣服的任務。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哪有洗衣機,拆洗被褥全靠兩只手。歐學聯給自己定指標:每天最少洗5張被子。然而有一天她竟洗了23張被子,9張床單,11張護理,2塊毯子。還有一次一連3天拆洗被褥、洗工作服160多件!長時間的揉搓,有時困得連胳膊也抬不起來,手指僵得連筷子也拿不住。加上過度浸泡,10個手指被肥皂水腐蝕得起了水泡,成了“職業手”,還落下了婦女病。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歐學聯20多年不間斷,拆洗、縫補被褥5800多張,洗工作服、枕巾、床單5900多件。直到單身宿舍旅館化后,才停止了這項繁重的勞動。20多年,她自費買了多少肥皂、洗衣粉和針線人們已記不清了,但縫在工人們衣服上的紐扣有人記著,說足有1萬多枚。
                   那時礦上組織家屬送水,歐學聯買上磚茶,沿門前的小道走到礦井,很長的路,但三個交接班,她一趟不少。后來不組織了,歐學聯也沒停下,并且一送就是幾十年,直到如今。然而每每遇到的情況總是人多茶少,不能滿足需要,買磚茶,又承受不起。為此歐學聯心懷歉疚。一位老礦工告訴她,礦山周邊長有一種草藥叫黃芩,可入茶,既下火,又助消化,還解渴。歐學聯聽了,很是興奮。從此開始了翻山越嶺的采茶生涯。可黃芩哪是那么好采的,多長在懸崖上,這對于一個從小生活在江南水鄉的嬌小女人來說,是一件多么困難的事啊!由此她有了幾次差點摔死的經歷。更為險峻的一回,是她帶著三個兒子到臥龍山采茶,中午時分遇上了大暴雨,響在頭頂上的巨大雷聲,讓娘兒四個無法躲避,只能急急往山下跑,結果情急之中,歐學聯一腳踩空,從山坡滾到了溝底,昏死過去。
                   采茶難,制茶也難。采回的黃芩,先要棵棵洗凈,剪成半寸長短,然后上籠7蒸7曬,最后摻上玫瑰、茉莉花、陳皮、水果干再蒸幾個小時。歷經9道工序才能完成。而制成1斤成茶,需要10多斤青原料。有人統計了一下,說歐學聯從1967年開始采茶,至今已制成1100多斤成茶,累計行程4萬多里。這還不算每天往返于從家到礦井口送茶水的路程。人們經常看到的是娘兒四個拎著四個大鐵壺穿梭于上班工人的人流中,成為一道風景。也就是從那時起,工人們喝上了一個貼心礦嫂為他們熏制的香甜可口的茶。為表達感激之情,他們為茶送上了一個溫馨的稱謂:學聯茶。
                   在歐學聯的家里,我們看到新進的1100多斤江米,那是為礦工們包粽子用的。幾十年,從她的手上,已經為礦工包了1萬5千多斤江米的粽子。一道幫忙的幾個老大嫂說,不只是送粽子,元宵、月餅、麻花、油果、蛋腸、蛋糕什么都送,有一次還包了300多個肉包子送到了趕任務沒出井的采煤十四隊。送水、送吃的的同時,還從隨身攜帶的小盒里取出針線,縫口子、釘扣子,甚至取出膠水、膠皮墊,把工人們破了的膠靴補上,一邊還要和你拉著家常話。問起住過單身的職工們,沒有沒穿過、蓋過歐學聯縫洗過的衣服、拆洗過的被褥,沒有沒喝過歐學聯送的茶水的。原任山西省委書記的胡富國同志,曾在永定莊礦工作過,至今一提起歐學聯,總是深情地說:“當年我下井,就喝過歐學聯送的水,那是紅糖水啊,六七十年代,紅糖憑票供應也很有限,把紅糖給礦工熬水喝,不容易啊!”是啊,說起歐學聯,礦工們無不為之動容,說這樣的礦嫂即便打著燈籠又上哪找呢?

            ■和諧坐標:心系企業——
            46年,她用礦山主人的神圣職責維護一方安寧,成為企業忠實的“護駕天使”

                   在常人的眼里,一個普通員工家屬,沒有正式工作,企業的事跟你有啥關系?上世紀60年代,我國的國民經濟遭受了嚴重損失。一個時期里,工廠沒電,電廠沒煤,很多人參與武斗,煤炭生產受到嚴重影響。為了多出一噸煤炭,歐學聯主動要求下井,和礦工們一道在回采工作面揮鍬裝煤。那時候,井下各個生產環節,尤其是采掘一線,女人們和男人一樣打眼放炮,一樣裝煤溜子,一樣流汗甚至流血。歐學聯剛流產過了滿月,就和男人們一道投入到井下“奪高產大會戰”中去,有時一連三個班連軸轉。
              當時歐學聯的女兒剛過兩歲,有一天突然患病,打擺子、發高燒。歐學聯以為是出麻疹,出了早班便急急去醫院開了藥。回家喂了,孩子燒退了,她便把女兒托鄰居看管,自己又上二班去了。就這樣井下井上兩頭忙了三四天時間,沒想到孩子的病情加重了,送到礦務局醫院,大夫搖搖頭說:“這孩子不行了。”就這樣,歐學聯唯一的女兒離開了人世。歐學聯哭得死去活來,大病了一場。但病情稍有好轉,她便打起精神,又下井裝煤去了。這一年,歐學聯一共下井裝煤178天。
              按說煤礦的工作和街道的工作根本不搭邊,可礦領導在每月布置生產任務時,總要把街道居委會的干部們請上,和他們簽訂保安全、保出勤“雙保合同”。每次簽過合同,歐學聯總要把這個月里礦工們的倒班情況摸清楚,記在小本本上,然后在班前班后的時間,挨家挨戶地走訪,叮囑妻子給丈夫吹好“安全枕邊風”。清晨,她摸黑爬上山頂,看上早班礦工家的煙囪是不是冒煙了,如果冒煙了,就說明妻子在給丈夫做早飯。如果哪家的煙囪該冒煙卻沒有冒煙,歐學聯便風風火火地跑下山,輕輕地敲著這家的門窗,催著妻子起床做飯。因為礦工早班吃不上飯,干活就沒勁,就容易出事故。歐學聯這是為“天”操著心啊!
                   在煤礦生活多年,歐學聯也熟悉了煤礦的傳統。就像農村癡情的女子為心上人精心衲一雙鞋寄托自己的情思一樣,歐學聯也借用這一特殊的情感媒介,送上了一個礦嫂的千叮萬囑。煤礦,兩塊石頭夾一塊肉,安全是最讓人牽掛的。為此,歐學聯發動家屬為礦工們縫制鞋墊,在紅彤彤的布面上,一針一線繡下了一句句安全話語,一個個溫馨祝福。為了給礦工制作鞋墊,歐學聯買了縫紉機、繡花機,花花綠綠的彩線堆了一炕,二十幾年下來,從她們的手中竟誕生了18萬雙鞋墊,說出來真叫人咋舌。而出自歐學聯自己手中,繡有安全警句的鞋墊就達5000余雙!
                   煤礦生產,就是圖個平安。歐學聯組織成立了家屬安全生產井口宣傳站。她從礦上借了一臺錄音機,請礦上業余宣傳隊專門編寫錄制了反映煤礦工人安全生產的相聲、方言快板等節目,在送茶水、送鞋墊的時候反復播放。還在現場進行安全知識問答,答對的,送上一支煙,鼓勵一下;沒答對的,也往嘴里塞一塊糖,幫他糾正。簽訂夫妻、父(母)子、兄弟姐妹安全聯保合同就是她首創的。每逢月頭月中的換班日,歐學聯總會把一個用紅布縫制的有“安全”字樣的壽桃別在礦工們的胸前,叮囑他們注意安全,高高興興上班,平平安安回家。光這樣的“安全壽桃”,歐學聯就繡了3700個。 
                  1987年,歐學聯被評為安全標兵,礦上獎勵她100元錢,歐學聯就用這100元錢、另外貼了27元錢,買了7米多的大紅絨布做了兩塊安全匾,上繡一副“安全生產經,職工家屬同念;幸福康樂花,千家萬戶遍開”的對聯,掛在了俱樂部的顯著位置。領導見了對她說:“那錢是該你得的,還讓你貼錢。”歐學聯說:“這100元錢我個人花了沒多大意義,要是用在安全上,意義可就大了。”
                   一段時期,煤炭行業不景氣,職工生活面臨很大困難,上訪事件頻頻發生,歐學聯家經常有上門的群眾反映問題,她的家一時間成了“群眾接待站”。礦工遺孀劉桂梅,30歲時守寡,當時三個孩子還小,幾年后,礦上按自然減員為她大兒子解決了工作,之后礦上向社會招工安排了二兒子工作。剩下女兒沒著落,為此,她常年帶著六七個人到市里、省里乃至北京上訪,成了有名的“上訪專業戶”。歐學聯多次找她談心,又找街道為她女兒辦了低保,還多次向礦領導、集團公司領導反映,幫她解決實際困難,使劉桂梅深受感動,不僅放棄了上訪,還加入了歐學聯學雷鋒的行列,跟著歐學聯上山采茶、到部隊、井口慰問。
                   2007年10月的一天,歐學聯得知,有40多名員工家屬因子女就業問題準備進京上訪。她一方面立即向有關部門反映情況,一方面積極去做有關人員的工作,及時化解了矛盾,制止了不良影響的發生。
                   歐學聯深知,企業是大家,個人是小家,維護礦山穩定,安全生產是大事,人心安定也是大事!為此,她多次借開人大會議的機會,向中央領導建言獻策,反映煤礦的困難,同時不辭辛苦積極做上訪人員的工作,為他們疏通渠道,并竭盡全力地為他們解決實際困難,使100多常年上訪人員最終放棄上訪,為180多名待業青年實現了就業。歐學聯說,企業和諧,最重要的是每個人的和諧!

            ■慈愛坐標:情牽軍營——
            46年,她用天下母親的博大胸襟感染士兵的情懷,成為戰士愛戴的“兵媽媽”

                   同煤集團新區地帶曾駐扎著一座軍營,是某部工兵團的駐地。雖說軍營距永定莊有數公里,可歐學聯卻是那里的常客。至今老戰士們還記得幾年前的一天,歐學聯到這個部隊作報告,面對臺下滿臉稚氣的新戰士們,她動情地說:“童年里我最難忘的一件事,就是戴著紅五星的解放軍給我家送來一頭牛,分來二畝地,使我們家翻了身。做姑娘時,我就盼著媒人給我說個當兵的,結果我找上了當海軍的老夏。我生了三個兒子,都想把他們送到部隊去,可惜只有二毛身體合格。如今我的二毛和你們一樣也在當兵。孩子們,看到你們,就像看到我家的二毛了。”
                   講到這里,坐在前排的新戰士王斌抑制不住情感,“嗚嗚”地哭了起來。報告一結束,歐學聯就把王斌拉到身邊,擦著他臉上的眼淚噓寒問暖。王斌哽咽著說:“我是個孤兒,兩歲時就失去了父母親,不知咋地,今天我見到您,就像見到了我的媽媽。”歐學聯的心不由得一熱,她撫摸著小王的肩頭說:“孩子別哭了,從今往后我就是你的媽媽,你就是我的兒子,有啥心里話你就對媽媽說吧。”小王喊了聲“媽媽”,便一頭撲入歐學聯的懷抱大哭起來。這一年,這個部隊先后有九個像王斌這樣的孤兒戰士,認歐學聯做了媽媽。
                   從此逢年過節,歐學聯就把9個“兵兒子”叫回家,其樂融融地一起過團圓節。就是平日里也像親人一般互相走動。四川籍的孤兒戰士朱國寶一到星期天就往“歐媽媽”家里跑,進門就喊媽,歐學聯經常給他做愛吃的川味辣面。山東籍孤兒戰士朱鳳國動情地說:“我母親去年六月剛去世,我的心像被割掉了一半,可歐媽媽找到了我,認了我做兒子,對我那親,好像把失去的全都給我補回來了。”
                   在歐學聯的關心下,孤兒戰士們個個有長進。陳細江打算考軍校,歐學聯非常高興,就讓口泉中學任教的二兒媳婦找來各種復習資料。小陳身體瘦弱,歐學聯把部隊首長和地方同志送給她的營養品轉送給他。結果小陳考上了。臨走的時候,歐學聯和三兒子親自送他上車站,陳細江是淚撒一路,當火車開動的時候,還探出車窗哭著喊著:“媽媽多保重,放假我就回來看望您老人家……”歐學聯追趕著啟動的火車把準備好的兩百元錢硬塞進車窗。
                   就這樣,9個“兵兒子”在歐媽媽那里找到了失去的母愛。兩年間,他們三人入黨,兩人榮立三等功,并且全都受過嘉獎。而歐學聯認“兵兒子”的事跡在報刊上刊登之后,又有來自山西、山東、內蒙、甘肅等地駐軍的孤兒戰士來信,表達了他們也要認歐學聯這個“兵媽媽”的愿望,現在歐學聯已經有了74個“兵兒子”。
                   1984年冬天,永定莊街道18歲的小伙子臧義,在光榮入伍的前幾天里,遭遇父親工亡、母親工傷的飛來橫禍。面對幼小的弟妹,臥床的母親,是走還是留,小伙子陷入極度的痛苦中。正在愁眉不展之際,歐學聯來到臧義家,對他說:“孩子,你放心去吧,這個家就交給我吧。有姨一家吃的穿的,就有你媽、你弟弟吃的穿的”。聽著歐阿姨溫暖的話語,臧義長長松了一口氣,含著眼淚走進了軍營。臧義參軍4年,歐學聯為臧義家當了4年的“保姆”。
                   戰士王俊的家也在永定莊街道,但不在歐學聯16居委會的轄區內。1992年春節前,王俊8歲的妹妹突然得了重病,脖子挺不直,雙腿站不住,急需兩萬元費用到北京做手術。兩萬元,對于月收入僅二三百元的王俊家來說,簡直是個天文數字。王俊的父親整日蹲在墻角嘆氣,母親則抱著女兒不住掉淚。沒轍,只好給當兵的兒子拍電報,讓他回來想辦法。歐學聯聞訊后,風風火火地跑到王俊家說:“孩子正在部隊服役,最好不要讓他分心,錢的事,咱們一起想辦法。”王俊的父母疑惑地看著歐學聯,心想這么大的數字找誰去借。歐學聯不容分說,拉起王俊的父親就走。憑著自己的威信,歐學聯很快為王俊家籌措了兩萬元錢,使王俊的妹妹順利地做了手術。王俊在部隊得到的消息是:妹妹平安出院!
                   40多年來,歐學聯把對子弟兵的情播撒到了祖國的大江南北。南疆衛國的戰士在貓耳洞里讀過她的慰問信,喝過她的“學聯茶”;北國拉練的健兒在行軍途中聽過她的演講,吃過她的煮雞蛋。她行程數萬公里,到過7個省市的數百座軍營,慰問陸、海、空、武警官兵720余次。慰問過老山前線,慰問過聯合國維和部隊的戰士,南京路上好八連,杭州硬骨頭六連、沈陽撫順雷鋒生前所在團、國旗護衛隊……都留下了她的足跡。還千針萬線縫制四百雙鞋墊、國旗連帶慰問信分別寄給總參、廣州軍區,讓他們轉給駐港、澳官兵。某部工兵團政委說得好,歐學聯同志的擁軍事跡是部隊進行傳統教育的“活教材”,是我們部隊的“編外政治委員”,更是子弟兵的好母親!

            ■友善坐標:關愛他人——
            46年,她用急人所難的質樸情愫連接友愛的橋梁,成為鄰里信賴的“小街總理”
             
                   歐學聯的家坐落在山坡腳下。雖說狹窄的室內非常簡樸,可在礦工家屬的眼里,這里不僅曾是大同市礦區永定莊街道第十六居民委員會的辦公地,而且還是居民們最親切、最溫暖、最信任不過的第二個家。
                   人說,小院是礦上的“供應站”。礦山缺水,停水沒個鐘點。歐學聯在家里備下一口大缸,常年累月地供半夜里沒功夫等水的鄰居們來打水。那幾年,市場上缺牛奶,造成很多因母乳不夠的嬰兒營養不良。歐學聯四處找關系, 終于為大伙訂回了每天兩大桶量的鮮牛奶。而接奶、分奶、送奶又成了歐學聯義務承擔的工作。上世紀80年代初,礦上蔬菜奇缺,歐學聯就發動全家和居委會的老姐妹們一起生豆芽、磨豆腐、養豬。當時市場上每斤黃豆芽賣6角,綠豆芽賣4角,每塊豆腐賣6角,而歐學聯她們的黃豆芽只賣3角,綠豆芽只賣2角,豆腐比市場的大卻只賣5角,養的11口大肥豬也以比冷庫批發價還低的價格賣給了礦上食堂和礦工家屬。
                   人說,小院是礦上的“托兒所”。礦上有不少雙職工家庭,照看孩子成了年輕夫妻的心病。為了解除他們的后顧之憂,做到安全生產,歐學聯貼出了辦托兒所的告示。從1965年當第一任“所長”開始,她這個“托兒所”最多時收過20多個孩子,最少時也帶過2、3個孩子。把屎把尿,喂水喂飯,歐學聯樂在其中。很多40多歲“老礦工”如今見了歐學聯,也總是親切地喊她歐阿姨,因為他們小時候都讓歐阿姨看過。40多年來,歐學聯看了那么多孩子,沒有收過一分錢,貼進去的伙食費和玩具費倒不少。
                   人說,小院是礦上的“縫紉社”。歐學聯的三個兒子,打從記事起,就揮之不去媽媽燈下為礦工縫補衣服、為解放軍叔叔趕制鞋墊的身影。墻壁上、案板上、炕沿下,通年都晾著破布打好的襯子。每次去省會開會回來,總是背回幾個大包袱,里面全是從親戚朋友家里收來的破舊衣服,爛面袋。1996年1月歐學聯到太原參加省七次黨代會時,帶回的包袱最大,是時任區委書記的鄒玉義用車給送到家里的。40多年來,歐學聯為礦工縫補的衣被有1萬6千多件,加上鞋墊,為此用去的各種棉線就可以裝滿幾麻袋。早些年,永定莊礦只有一個商店,那里的采購員曾經開玩笑地對歐學聯說:“我每次進扣子,進棉線,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你。”40多年間,歐學聯貼在這個小小“縫紉社”的錢就在萬元以上。
                   人說,小院是礦工們的“勞動局”、“民政局”。20多年間,歐學聯幫助180多名礦工子弟和軍屬找工作,常年為10多戶軍、烈屬和10多位孤寡老人解決生活中的困難。為辦這些事,歐學聯不知遭了多少白眼,遇到多少冷面孔。又一次,歐學聯實在忍無可忍了,在某機關的辦公樓里和那位常說風涼話的干部吵了起來。歐學聯理直氣壯地說,我這不是管閑事,是在替黨和政府送溫暖呢!沒錢沒權的礦工子弟我們共產黨不管,誰管?歐學聯的聲音驚動了樓里的領導,最后,那名干部受了批評,事情也得到了解決。
                   人說,小院是歐學聯的辦事“衙門”。歐學聯是中國最基層的“最小官”,修路、蓋廁所、夫妻吵架、老人生病、孩子出生,都是她管的事。掘進區工人李克健,媳婦回安徽老家探親,歐學聯見他不大會做飯,每天湊合著冷一頓熱一頓,就主動去幫他做飯,有時候,李克健上二班半夜才能回家,歐學聯就耐心地待著,讓老頭把熱騰騰地飯菜給他端過去。媳婦走了三個月,李克健也出了三個月全勤。老八路葛有祿1937年入伍,參加過大小戰役百余次,身上留下槍傷十多處,彈片好幾塊。膝下無子,晚年孤身一人,歐學聯為此照顧老人20多年。老人先后住院8次,每次都是歐學聯守在身邊。老人活了87歲,臨死時說:“能活這么大歲數,全靠歐學聯,感謝老天送給了我一個好閨女。”楊秀珍大媽的孫女周樂文8個月大時查出患先天性心臟病,一直沒錢治療。眼看到了上學年齡,還被病魔纏身,楊大媽為此心急如焚。問了幾家醫院,手術費用大得驚人。孩子爹媽都沒工作,靠打零工和低保維持生活。楊大媽找歐學聯幫忙,歐學聯便聯系到開全國人大會議時認識的西安一家醫院的領導。院領導了解情況后,減免了大部分醫藥費,為周樂文做了手術。歐學聯還主動帶頭進行捐款。2005年,為周樂文治病的醫院院長追蹤病人來到大同,當看到歐學聯家滿墻的獎狀、滿地的鞋墊以及破爛的家具和低矮的房屋時,他全明白了。在歐學聯精神的感召下,這家醫院又陸續為歐學聯推薦來的9個病人做了心臟手術。
                   在礦工們看來,歐學聯的小院子就是黨和人民之間聯系的紐帶和橋梁,是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的園地,而歐學聯就是他們的“小街總理”。

            ■人格坐標:奉獻社會——
            46年,她用匹夫之責的價值理念實踐人生的大義,成為名副其實的“活雷鋒”

                   年近七旬的歐學聯不能忘記,她的爺爺、奶奶、父親都是在貧困交加中死去的,與她同齡的兩個表姐妹,也先后餓死在逃荒的路上。正當她們饑寒交迫的時候,共產黨來了。兩個頭戴紅五星的解放軍和一名村干部來到她家,把一擔救命谷和一頭耕牛送到她們手中。從此對新社會發自肺腑的感激之情,深深扎在歐學聯幼小的心里。上世紀60年代,毛主席發出“向雷鋒同志學習”的號召,歐學聯心想:我比雷鋒小一歲,雷鋒在平凡的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事跡,我沒有工作,就不能報效國家,不能為人民服務了嗎?于是歐學聯每天走出家門,開始為煤礦附近的農業社義務拾糞。那一年,歐學聯共拾糞250多擔。當農業社的干部帶著社員敲鑼打鼓給她家送來錦旗表示感謝和慰問的時候,歐學聯第一次感受到了奉獻社會的快慰。
                   1964年4月的一天中午,口泉河大橋突發火災。正在家里給孩子喂奶的歐學聯,從窗口看到了升騰的滾滾濃煙,急忙放下孩子,操起一只臉盆,一口氣跑到失火現場,加入滅火行列。4月初的口泉河河床,冰層還沒有完全融化。她看到消防車的水管從河床里汲不上水,就用手摳,用臉盆刮,破冰掘坑蓄水。三個小時后,大火終于被撲滅了,消防隊的隊員們才注意到滅火的行列里多了一個女同志,就問她哪個科室的,怎么沒見過?“哪個科室也不是,”歐學聯自豪地說:“我是礦工家屬。”
                   1966年6月10日中午,震耳欲聾的霹靂一個接著一個當空炸響。剎那間,傾盆大雨瓢潑而下,山洪暴發,撲向地勢低凹的黃崖底家屬區。而這時上早班的礦工家里只剩下老弱病殘、孩子和女人,不少人家面臨房倒人亡的危險。正在家里養病的歐學聯,馬上意識到險情,不顧一旁為她熬藥的丈夫的勸阻,沖入雨中。當她快步跑到溝邊時,人們大聲勸阻:“不能過,危險,大洪峰馬上下來了!”可時間就是生命,救人要緊。當歐學聯和幾個男同志沖到對岸時,更大的山洪卷著原木、柴草呼嘯而下,好險啊!歐學聯的一只鞋子霎時不見了蹤影。這時候,山洪已經漫入低洼的家屬區,房屋一間間傾斜、倒塌,箱子、柜子、鍋碗瓢盆等物品漂來漂去,小孩哭,大人叫……這時有人對她喊:“電線桿下那房子里還住著李大爺,說啥他不也肯出來,你去試試吧!”李大爺可是個老革命啊,歐學聯調頭朝李大爺住處淌去。洪水就要漫上炕沿了,歐學聯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步跳到坑上,背起李大爺就走。就在她背著李大爺邁出房門幾秒鐘后,老人的住房轟隆一聲,倒塌在洪水中。
                   歐學聯不僅操心著永定莊街道的事,還關心國家大事,并以一個中國婦女善良博大的胸懷和人道主義的崇高境界,對世界上受災的地區和人民寄予同情。
                   1972年夏天,江蘇遭洪災,歐學聯寄給江蘇民政廳45元錢;1981年8月,四川遭洪災,歐學聯寄去25元錢、50斤糧票。同年11月,菲律賓遭特大水災,歐學聯把準備買冬衣的30元錢寄到中國紅十字會,讓他們轉到菲律賓災區。1986年,國家要修復萬里長城,歐學聯把賣豆芽所得的30元錢,寄給修復長城修復籌委會。1991年6月,安徽省遭水災,歐學聯當時家里沒錢,便把糧本上省下來的240斤糧換成糧票寄去了。1991年7月,伊朗發生了強烈地震,歐學聯寄去20元錢。1992年初,我國申辦2000年奧運會,歐學聯寄去50元,因她是第一批寄錢的,申委會專門來信向她表示謝意。2003年全國流行性非典期間,歐學聯除了在礦上采掘區隊和家屬區積極宣傳抗非典外,還繡了200雙鞋墊,包了200個粽子送到大同市衛生局,讓他們轉給抗非典前線的白衣戰士。還有為搶救大熊貓寄去50元;為支持北京亞運會召開,寄去50元;為希望學校的孩子們,寄去100元。2008年汶川大地震,5月13日一大早,歐學聯便坐車來到大同市紅十字會,把100元錢交到了工作人員手中,又向災區捐款200元,繳納特殊黨費100元……
                   46年來,歐學聯為礦山、為社會、為部隊做好事,辦實事,共花費9萬余元,而她沒有領過國家一分錢薪水,知情人都說,這9萬元錢,都是從她一家人的牙縫里,衣服里省擠出來的。
                   歐學聯家住的是一間不足15平方米的平房,因為人口多,住房困難,1979年礦上給她分了一套三室福利樓房。當時,能住上一套一室樓房真夠幸福的。兒子催促說:“好不容易才分上樓房,咱們快搬吧!”但歐學聯做了孩子們的工作,把樓房讓給了別人。后來礦上又兩次分給她一套兩室福利樓房,同樣讓給了別人。
                   鑒于這么多年的一貫表現,礦區領導先后三次給歐學聯當工人的指標。那年月,一個招工指標或許改變一個人的命運。歐學聯對領導說:“組織和領導的關懷,我心領了。指標還是讓給那些待業的青年人吧!多一個人多給國家出煤啊。我把后勤工作干好,就等于為社會出了力。” 
                   1981年,大兒子夏明海高中畢業,在家待業,看著一家五口人全靠爸爸一個人的工資生活,整天垂頭喪氣,愁眉苦臉。第二年,礦區招工的時候,給了大兒子一個長期工指標,大兒子高興地合不攏嘴,就在這個時候,有個叫李權柱的青年找歐學聯訴苦,說他父親去世早,母親長期臥病在床,哥哥又是個殘疾人。沒辦法,歐學聯只好說服兒子把指標讓出來。
                   后來永定莊礦又給了歐學聯一個招工指標,這次她沒有讓,原因很簡單,這是個井下支柱工的指標。正是由于危險的工作環境,兒子在一次事故中被砸斷了左小腿。
                   有很多人對歐學聯不太理解,說她做好事那么多年,付出了那么多代價,不僅沒當個什么官,沒干個正式工作,而且一點實惠也沒得上,真是太傻了。但歐學聯卻覺得很快樂,就像莊子闡述的那個境界:“你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魚兒的快樂?”
                   歐學聯如今老了,而且病體纏身:子宮、膽囊全部切除了,肺結核、胰腺炎、肝硬化、高血壓、類風濕關節炎也在時時折磨著她,但她還在力所能及地做著好事、善事,快樂地奉獻著自己,不僅如此,在她的周圍,還團結了一大批學雷鋒的骨干,成為常年奉獻社會的“歐學聯群體”。歐學聯覺得,她不能愧對黨和國家給予她這個普通礦山女人的巨大榮譽:
              全國人大代表;
              全國先進工作者;
              全國三八紅旗手;
              全國雙擁模范個人;
              全國“巾幗建功”標兵;
              全國煤炭戰線勞動模范;
              全國煤礦群眾安全生產先進家屬;
              山西省特級勞動模范;
              山西省優秀共產黨員;
              山西省文明禮貌先進個人……

                                                   

            重庆时时彩后一定码

              <address id="cr75b"></address>

                  <sub id="cr75b"></sub>
                  <th id="cr75b"></th>

                      <em id="cr75b"><tr id="cr75b"></tr></em>
                      <dl id="cr75b"><menu id="cr75b"></menu></dl>
                      <em id="cr75b"></em>

                      <dl id="cr75b"></dl>

                        <address id="cr75b"></address>

                            <sub id="cr75b"></sub>
                            <th id="cr75b"></th>

                                <em id="cr75b"><tr id="cr75b"></tr></em>
                                <dl id="cr75b"><menu id="cr75b"></menu></dl>
                                <em id="cr75b"></em>

                                <dl id="cr75b"></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