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cr75b"></address>

        <sub id="cr75b"></sub>
        <th id="cr75b"></th>

            <em id="cr75b"><tr id="cr75b"></tr></em>
            <dl id="cr75b"><menu id="cr75b"></menu></dl>
            <em id="cr75b"></em>

            <dl id="cr75b"></dl>

            首頁>>勞模  

            有一種精神叫奉獻


            2017-01-17 來源: 同煤網站

                    1994年歲末的一天,我又一次從馬六孩老人的柴門小院走出來。經過一整天的采訪,我已經完全沉浸在50年代“馬連掘進組”那個帶有傳奇色彩卻又真實的故事里了。此刻,眼前晃動著的唯有那群頭戴氈帽、身穿棉襖、肩扛鐵鎬的解放初期第一代礦工的身影。
                    佇立在冬日的黃昏里,我分明感受到那個時代跳動的脈搏,深深為那種忘我的奉獻精神所感動,禁不住向讀者再次講述“馬連掘進組”的故事—— 1949年11月,大同礦務局正式組建成立,礦山終于回到了人民的手中。面對舊中國留下來的滿目瘡痍、破敗不堪的爛攤子,礦工們立即投入到恢復生產、重建礦山的緊張勞動中。由于電廠被破壞,大井被水淹,暫時不能生產,礦工們就利用舊有的小煤窯人工采煤,硬是用鐵鎬和背簍,為新中國生產出了第一車煤炭。
                    那年,馬六孩32歲,是白洞礦面窯溝小窯的刨炭工。一天,他正在巷子里揮鎬刨煤,忽聽身后有人叫好,忙回頭,見是一個圓頭虎腦的后生。兩人靠住煤幫好一陣交談,從翻身做主人的感受,一直說到刨煤的技巧,越來越投機,大有相見恨晚之感。這個圓頭虎腦的后生就是連萬祿。
                    馬六孩和連萬祿的井下相遇,對于大同礦務局乃至全國煤炭戰線來說,確實是具有歷史意義的——大同煤礦50年代一顆璀燦耀眼的明星從此冉冉升起。
                    1950年4月,為了向新中國第一個“五一”國際勞動節獻禮,大同煤礦工會發出號召,在全局礦工中開展生產競賽活動。當時,煤巷掘進平均班進僅0.3米左右,一個圓班還不到1米。局里新公布的定額是班進0.5米。有些礦工接受不了,白洞礦就選中了馬六孩、連萬祿,讓他們向全礦掘進工提出挑戰。那次動員會上,馬六孩、連馬祿當場保證班進0.7米。領導帶頭鼓掌,礦工們有的響應,有的懷疑。0.7米,現在看來不值得如此興師動眾,但對于一鎬下去只能刨下核桃大小煤塊的手工掘進來說,在3米寬、2米高的巷道有此進度絕非易事。
                    競賽開始的第一天,馬六孩、連萬祿早早來到掌子面。幽暗的“嘎斯燈”照著他倆黝黑的臉龐。二人心里清楚:這可是關鍵的第一炮,這一炮啞了,那就給新中國丟人了。他們憋足了勁,一個人頂兩個人干,在巷子里分開左右,同時做槽口,同時刨底根,同時鑿跟,同時裝藥;干完了一個班,用尺子一量,不多不少,整整0.7米。在以后的日子里,馬六孩、連萬祿哥兒倆越戰越勇,班班進尺都有新突破,從0.7米一直遞增到0.9米。4月17日,他們終于達到了班進 1.36米,創造了全國手工掘進的最高紀錄!
                    當時,有一位井長對馬六孩、連萬祿創造的紀錄很不服氣,決心要和他們比一比。井長向礦上立軍令狀說:“比不過馬連,我就不當這個井長!”擂臺在巷子里擺開,其他工人在旁邊助陣。先上場的兩個虎背熊腰的大后生是井長親自挑選來的,其中一個還是從別的小煤窯雇來的,馬六孩老人現在還清楚記得井長和兩位礦工的名字。緊緊張張一個班下來,班長用尺子一量;0.9米,超過了“馬連”以往的進度。
                    下一個班,該看馬六孩、連萬祿的了。他們倆只是對視一眼,就都明白了對方的心思:這是一場硬仗,必須拿出看家本領,使出渾身力氣干它一場!八個小時,像抽支煙的功夫就過去了。班長掏出米尺量了一次,又量了一次,嘿,1.36米!馬六孩得意了,那濃重的大同口音愈發顯得幽默:“撅 (累)死你也斷(趕)不住哩!”
                    1951年,局里為了解決采掘失調問題,加快掘進速度,將馬六孩、連萬祿同時調到同家梁礦大井,正式組建成了馬連掘進組。馬連掘進組接受的第一個任務是打501通風巷。 501是一條水巷,作業條件非常差。巷道里的水沒腳脖子深,頂板上的水如連陰雨般不停地往下落,一歪腦袋,水就往耳朵里灌。在煤幫上打眼,水順著釬桿就涌出來。就是在這樣惡劣的條件下,馬六孩沒有向領導訴一聲苦。他勉勵自己:我是見過毛主席的全國勞動模范,不能給毛主席丟臉。當時正是隆冬,馬六孩家住在四老溝,距同家梁礦有5公里左右,每天都是老伴給他聽雞叫,他摸黑帶上干糧順著坑坑洼洼的馬路往礦上跑。有時迷迷糊糊摔倒在路邊的溝里,爬起來顧不上找干糧又繼續往前跑。
                     那幾年,礦上沒有更衣室,工人們下了井,找塊不太潮濕的地方把衣服放好,等于完活后再換上。可是在這條水巷里,很難找得到一塊放衣服的地方,常常是不等他們干完一個班,衣服早已被巷子里的潮氣和水滴浸得濕漉漉的。出了井,被寒風一吹,棉襖棉褲如盔甲一樣箍在身上,脫都脫不下來。回到家,馬六孩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圍著火爐轉著圈烤,直到把棉襖褲烤軟乎了,才脫了衣服上炕吃飯。就這樣,他們以常人難以想象的毅力,經過27個日日夜夜的艱苦奮戰;終于提前貫通了501通風巷,最高效率超過定額66%,著實打了一個漂亮仗。
                   在馬六孩老人的家里,珍藏著一張已經發黃的黑白照片,老人告訴我說,這照片夾在一本書里,“文化大革命”中才沒有被抄去。這是一張只有名片大小的照片,上面有一行繁體小字:“創造全國快速掘進月進318米71公分最高紀錄馬六孩小組圓班合影57.7.1”。這張照片正和《大同礦務局大事記》中的一段記載相吻合:“1951年5月、6月,馬六孩、邱德、韓有貴等3個小組,組成l0人圓班,5月份25個工作日掘進187.31米。6月19日,創造日進尺18.33米的全國最高紀錄。6月份27個工作日,共掘進318.71米,效率1.13米/工。”
                   318.71米——這是他們向中國共產黨的30歲生日敬獻的一份厚禮。這份禮物不單單是一段巷道的長度,它包容的精神是無價的。當時,井巷的通風設備很差,掘進用的炮藥又是硝酸銨炸藥,放炮后能嗆得人大小便失禁。馬六孩和他的戰友們,每次都是用毛巾蘸上巷里的水捂在嘴上跑進去連炮。有時沒有水,就撒點尿在手巾上……這是怎樣的一種精神,一種境界啊!
                   從1950年4月17日,馬六孩、連萬祿首創全國手工掘進最高紀錄以來,整整10年的時間,馬連掘進組在大同煤礦乃至全國掘進隊組中一直遙遙領先。馬六孩還和連萬祿一起,反復琢磨,多次試驗,創造出了雙孔循環快速掘進法,使掘進速度直線上升。繼月進318.71米后,他們又創造了月進479.88米、503.91米、516米的新紀錄。
                    馬六孩,一個12歲就下井給窯主背煤,三等混合面都吃不飽的“煤黑子”,煤礦的解放,新中國的成立,使他平生第一次嘗到了做人的滋味。那種對拯救他跳出苦海的共產黨的感激,那種翻身做了主人的自豪,那種對嶄新生活的喜悅和對美好未來的憧憬,在馬六孩的身上凝聚成永遠也使不完、用不盡的熱能,這熱能通過他手中的鐵鎬、鋼釬、電鉆,釋放出來,譜寫出一曲震天動地的礦工奉獻歌。
                    馬六孩為新中國的煤炭事業做出了突出的貢獻,1950年4月30日,他被大同礦務局授予一等勞模的稱號。同年 9月25日,又出席了全國工農兵勞動模范代表會議,并當選為主席團成員,他不僅和毛主席一起碰杯飲酒、合影留念,而且還得到了毛主席親筆簽名的照片。
                   馬六孩先后當選為中共“八大”代表,第一、二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五、六屆全國政協委員,第九屆全國總工會執行委員。1956年,他擔任了大同礦務局工會副主席職務。之后又升任大同市總工會副主席、山西省總工會副主席等職。
                   無論是在領導崗位上的馬六孩,還是胸佩獎章從勞模會上歸來的馬六孩,礦工們都看不到一絲一毫裝腔作勢的派頭,他永遠是煤礦工人中普普通通的一員。人們都知道他在辦公室里坐不住,總是三天兩頭往礦上跑,嘗嘗食堂的飯菜香不香,試試澡堂的水燒得熱不熱。遇到問題,他總是從礦工的利益出發來考慮如何解決。
                   有一次,某單位為了安置領導的子弟,借故解雇了三名礦工子弟的工作。馬六孩得知后,把這個單位的領導叫來進行了嚴肅的批評。還有一次,某礦有個工人去醫院看病,因大夫態度不好小聲嘟囔了一句,竟被大夫跳起來揪住就是一記耳光,那工人氣得也給了大夫一拳。事后,大夫告到保衛科,礦上對工人竟做出了除名的決定。后來在馬六孩的直接過問下,事情才終于得到了公正的處理。
                    1989年,馬六孩退居二線,他與礦工們接觸的機會更多了,礦工們都親切地叫他“老馬哥”、“馬大爺”。
                    在人類歷史進程中,有一種叫做奉獻的精神。正是因為有了這種精神,溫暖和光明才充滿了人間。
                    1994年10月23日,一個晴空萬里、陽光燦爛的日子,在中國煤炭博物館內,隆重地舉行了全國煤炭工業七位著名英模塑像的揭幕儀式。那天,馬六孩老人也應邀出席了揭幕儀式。他精神矍鑠,聲若洪鐘,簡短的講話竟贏得了全場一次又一次熱烈的掌聲……
                     馬六孩,礦工的自豪和驕傲!

            重庆时时彩后一定码

              <address id="cr75b"></address>

                  <sub id="cr75b"></sub>
                  <th id="cr75b"></th>

                      <em id="cr75b"><tr id="cr75b"></tr></em>
                      <dl id="cr75b"><menu id="cr75b"></menu></dl>
                      <em id="cr75b"></em>

                      <dl id="cr75b"></dl>

                        <address id="cr75b"></address>

                            <sub id="cr75b"></sub>
                            <th id="cr75b"></th>

                                <em id="cr75b"><tr id="cr75b"></tr></em>
                                <dl id="cr75b"><menu id="cr75b"></menu></dl>
                                <em id="cr75b"></em>

                                <dl id="cr75b"></dl>